推荐资讯

不是尽情揉捏吗他区区一个金丹修士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23 浏览:
发半灰半白,容貌冷峻至极,盘坐在那里,周身宛如黑洞,气势丝毫不比吴白素、胡霄等人稍弱。
 
    宁海潮!
 
    武岚郡宁家此代绝世天才,北荒年青一代中,排名前五的强者。更让人怀疑的是,他此时站队,是不是宁家的意思?要知道,宁家可是天君世家,与吴家、胡家、丹盟比肩的存在。
 
    这样一位重量级巨头发言,瞬间把天平,向离尘方,重重倾斜。许多人目光,都游移不定起来。
 
    但这不是最后。
 
   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。
 
    一位位气焰滔天,盖压高台的年轻强者,接连起身。
 
    “风家赞同宁道兄发言,需要严查。”
 
    “太一宗附议。”
 
    “商盟赞成。”
 
    风家风御秋、太一宗此代嫡传、商盟商行空...
 
    这几人,要么是天君世家嫡子,要么是顶级宗门的传人。他们每一位的实力,都不逊色于吴白素、胡霄。但更关键的是,他们背后代表的滔天势力,更是让人心下绝望。
 
    ‘胡家、宁家、风家、太一宗、商盟...这些加起来,已经接近我们北荒,近半的顶级势力了啊。’
 
    吴家众人心中发冷。
 
    偌大北荒,曾经出过天君的势力,不过十指之术罢了,如今一口气站出来五个,瞬时快过半。他们五家联手,连号称万古世家的王家,都得忌惮三分。
 
    顿时。
 
    整个古仙台上,一片死寂。
 
    吴家和丹盟众人,脸色铁青。许多北荒修士,也目光不定起来。云依儿虽然不认识这些人,但隐约也感觉不妙,不由紧紧拉住陈凡的袖子。
 
    ‘怎么回事?’
 
    吴青颜心中惊疑。
 
    本来只有三位天骄的话,虽然气焰滔天。但北荒修士只要合力,完全可以挡在外面。但这一口气,五家叛变,局势瞬间逆转了。
 
    “王大哥、诸多同道,我可以用丹盟弟子的身份保证,此事,绝非丹盟作假...”
 
    吴青颜焦急开口。
 
    但她还未说完,就见到旁边一人,缓缓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那人身着白色丹袍,上绣四颗星辰,代表丹盟长老之位。正是一开始到现在,都从未发言的司徒宸。
 
    在周围众人惊骇的目光中,只见司徒宸仰首,一字一句说道:
 
    “我此来前,家师吩咐我。丹盟立足北荒数万载,绝非藏污纳垢之所,关于丹王之事,确实是家师欠妥。若各位道友要重议丹王一事,则我丹盟绝不姑息,一定严查重审到底!”
 
    司徒宸此言一出。
 
    吴青颜猛地抬头,惊骇望来。
 
    在场许多人同样神情莫名。至于丹盟和吴家诸多弟子,已经不仅是诧异,而是震撼了。
 
    丹盟不是和陈凡一起的吗?怎么叛变了?
 
    这是什么鬼?
 
    面对众人惊疑骇然的目光,司徒宸不言,只是一脸正气,仿佛居中直言。
 
    ‘这是局!’
 
    吴白素面色冷峻。
 
    此时已明白,今天这个聚会,根本是个局。
 
    这个局的目的,就是冲着陈凡,或者说陈凡头上的‘丹王’二字而来。胡霄、宁海潮、风御秋等人,都是这个局的布置者。没有他们,三位长生榜天骄,不会如此恰好到来。
 
    ‘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王家不在此局中,若如此,还有一线可救...’
 
    她望向王玄龙。
 
    无论胡霄、离尘他们怎么说,这北荒,终究是王家的底盘。
 
    在吴白素的目光下,王玄龙面色无喜无悲,眼瞳宛如万古星空般高悬。
 
    “既然大家同意,本尊身为王家本代嫡子,此次聚会的召开者,正式宣布,剥夺陈北玄‘丹王’之位。由众世家,会同三大天宗,重新再审。我北荒,绝不会允许骗子窃据荣耀。”
 
    王玄龙语气淡漠,不带一丝情感,似主宰大地的星君。
 
    “完了。”
 
    当他说完的一刹那,吴白素无力的闭上双眸。
 
    王玄龙此言,毫无疑问,已经判定陈凡死刑。没了丹王身份的庇护。陈凡在这些世家大族手中,不是尽情揉捏吗?他区区一个金丹修士,最多加上一个金丹后期的老仆,哪是诸多天君世家的对手?
 
    ‘陈丹师,你这段时间,结仇太多了。’
 
    吴白素心中苦笑。
 
    丹王!殿下!万古无一、比肩天君...
 
    这一个个荣耀,何等光辉,又何等刺眼?而陈凡一路结下了多少仇敌?胡家、丹盟、三山宗、玄怒真君。更关键的是,这段时间,他一直在吴家待着,不去其他世家。已经得罪了风家、宁家等人。
 
    王玄龙发言时。
 
    胡霄翘着腿,坐在那,望都未望陈凡,只是抬眼看天。
 
    但周围许多人,看着胡霄的目光都变了。
 
    之前陈凡与胡媚发生冲突,掌殴胡媚,胡霄却忍气吞声,不敢出手。许多人还以为胡家衰落,被丹王的名头压下,却没想到,胡霄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一巴掌直接拍死了陈凡。
 
    ‘若没有丹王的名头。你只是一个金丹初期,有何资格与诸多天骄王者并肩?恐怕胡家一奴仆都比你强吧?’
 
    许多人眼中,都浮现出怜悯之色。
 
    而胡媚,更已经脸上现出怨毒的笑容,畅快的看着陈凡,如看一死人。
 
    至于宁海潮、风御秋、商行空等人,尽皆面色淡漠,立而不语,当王玄龙话音落下时,就代表尘埃已定。连紫月仙子微微摇头,心下暗叹。知道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。
 
    ‘可惜啊,你本登临九霄,与天并肩。现在却直接坠落于地。’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