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但以陈丹王和丹君的手要瞒不过我等外行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23 浏览:
 
    “你就是陈北玄?”
 
    三人望来。
 
    被三个威势滔天的长生榜天骄盯着,云依儿顿时紧张,忍不住拉着陈凡袖子。旁边的吴家姐妹、穆红提等,都表情难看。
 
    “不错,是我。”
 
    陈凡面色不动,云淡风轻。
 
    “不过如此嘛。区区一个金丹初期,也敢称丹王?简直让人笑掉大牙。”
 
    龙华冷哼一声,翘起下巴,眸光高傲。
 
    “陈道友的法力...确实浅薄了一些。”
 
    古焚斟酌词语,勉强用了个形容词。众人都能听明白,显然陈凡的修为太低。胡媚和胡霄兄妹,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吴家姐妹和林舞华三女,脸色越发难看。
 
    “太弱了。”
 
    离尘直接摇头。
 
    他目光闪耀璀璨银芒,锐利似天剑,俯瞰陈凡:
 
    “丹王不仅仅是丹道,更需要绝世修为,当年我天璇院先祖受封丹王时,位居长生榜第二,横压同辈。若没有足够修为,如何催动天炉,如何炼制天丹?”
 
    离尘每吐一字,虚空中,都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,似空气都被撕裂。他立在那,每一眼、每一眸、每一句,都带给人极大的压迫感。
 
    “嘭嘭。”
 
    在离尘的压迫下,陈凡周围的人,竟然节节暴退。
 
    穆红提、云依儿最为不堪,瞬间脸色惨白,若非吴白素护住,直接被凌空压爆。
 
    至于林舞华,虽然强顶着,但终究修为有差距。忍不住闷哼一声,嘴角流血,不得不退。其他吴家和丹盟强者,同样挡不住。到最后,只有吴家姐妹、赵绝仙、司徒宸等,还能站在陈凡身后,但也周身气焰翻腾,真元狂涌,显然在提据功力抵抗。
 
    到最后,陈凡周围,竟然现出一个巨大的空地,足有数十米方圆,只有数人立足。
 
    “这离尘太强了。”
 
    “他根本未出手,仅仅凭着剑意,就逼退众多年轻一辈天才。那林舞华好歹也是金丹初期,可以和胡家大小姐斗剑,见过连一眼都支撑不下。”
 
    “长生榜天骄,确实非我等能仰望,太强!太强!”
 
    许多人都忍不住变色。
 
    “离尘,你别太过分,这里是北荒。别以为我们没法耐你何!”
 
    吴白素怒哼一声,一步踏出,拦在陈凡身前。
 
    她背后浮现出滔天黑浪,巨潮中一尊玄水黑鼎镇压苍穹,神通法相显现,高达百丈,直接挡住了离尘的剑意。
 
    吴白素脸色越发难看,怒意暴涨,镇海吴家,当年同样出过天君,有天宝镇压气运。虽不如天璇院,但也不惧多少。尤其吴白素修为强悍,已迈入金丹后期,直指长生榜,怎会惧怕离尘?
 
    “哦?”
 
    离尘眼睛一眯。
 
    双瞳之中,竟然射出丈许长的银色剑芒,如璀璨的天剑,就要哐当一声斩来。而吴白素同样不退,玄水黑鼎的法相,越发庞大,到最后,撑天动地,似要碾碎苍穹。
 
    众人色变,就在两人要拼斗起来的时候。
 
    “够了。”
 
    一声冷哼传来。
 
    只见王玄龙长袖一拂,一道星光斗幕垂下,直接隔绝二人,把古仙台凭空分开。无论是银色天剑,还是黑鼎法相,都被这星幕给拦住。别看那星光斗幕薄薄一层,却坚如铁墙。
 
    “离尘兄,这里是北荒,不是天璇院。”
 
    王玄龙目光清冷,面色肃然,郑重对着离尘说道。
 
    龙华和古焚,脸上都忍不住现出一丝怒气,就要踏前一步,忍不住出手。众多北荒年轻一辈修士,同样张剑起身,一步不让。离尘三人虽是长生榜天骄,但北荒自有骄傲,大家都是金丹巅峰,同辈中的天才,又弱到哪去?
 
    “算了,我只是问一下罢了。”
 
    离尘轻拂长袖,拦住同伴,但一双剑眸,直视王玄龙,丝毫不退:
 
    “可王兄请记住,丹王乃至高荣耀,绝不允许任何虚名狡诈之徒冒充。否则,就是对我天璇院,对整个丹道界的羞辱。说不得,要诸宗联手上北荒问罪。到了那时,王家虽非罪魁祸首,但这包庇、隐瞒的罪名,同样逃脱不掉!”
 
    离尘此言一出,满场皆震。
 
    “大哥。”
 
    旁边的王玄风,更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 
    区区离尘、龙华、古焚三人,王家自然不惧。他们再是长生榜天骄又如何?王家有堂堂天君坐镇,弹指就可斩杀他们。但若激怒整个丹道界,引得天璇院、圣火天城,乃至丹皇亲自来问罪。便是王家也未必扛得起。
 
    如此大事,连王玄龙也面色凝重到了极点,眼中犹豫,不敢轻易决断。
 
    “剑子大人所言即是,丹王乃是何等大人物?可与长生天君比肩的存在,怎会是一个修为低微,出身荒域的小辈?我看这件事,可能真有些玄虚。”
 
    一个声音忽的传来。
 
    众人扭头一望,就见胡霄长身而起,从容淡定,侃侃而谈。
 
    “哼,胡霄。”
 
    吴家姐妹冷哼一声,就想反驳的时候。
 
    那边,三山宗掌教也开口:“不错,当日陈丹王炼丹时,我等虽亲眼所见。但以陈丹王和丹君的手段,想要瞒不过我等外行人,并非不可能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本真君早就怀疑这狗屁丹王是假的,说不准,就是丹盟弄虚作假。”
 
    一身火焰,周身九龙缠绕的玄怒真君也怒哼。
 
    他们三人一开口,紧接着,七八位宗门门主、家主级人物,同样发言。
 
    这些人,要么是曾被陈凡拒绝过炼丹,要么是之前后裔与陈凡有过冲突。陈凡在其中,看到了单家、黄家的身影。本来北荒众人,是同一个阵营,一同对抗三位天骄,但他们一开口,顿时把北荒众人的防线,撕裂开来。
 
    一时间,不少人都犹豫。
 
    ‘是啊,凭丹君和丹盟的手段,未必做不到造假。他们只要提前炼制一枚天丹,或买一枚就行。以丹盟家底,区区一枚天丹算什么?’
 
    不过大部分人,依旧认定陈凡。包括吴青颜,也都未当回事,因为知道这些人与陈凡有仇。
 
    但当一人开口的时候,吴家和丹盟众人,终于色变。
 
    “此事...确实可疑。我赞成诸位道友的说法。陈北玄是否丹王,需要再议。”
 
    一位身着黑衣,庄总肃穆的男子说道。
 
相关阅读